基因测序、区块链、工业大麻……拿什么拯救你,紫鑫药业?

基因测序、区块链、工业大麻……拿什么拯救你,紫鑫药业?



导读:非凡的玩概念能力,也未能让紫鑫药业从业绩泥潭里翻身。
 
8月30日,紫鑫药业披露了2019年半年报,营收5.1亿元,同比下降38.9%,净利润5791万元,同比跌幅近80%。
 
近年来,从基因测序、区块链再到工业大麻,紫鑫药业迎市场热点而上,华丽的产业布局与其惨淡的经营业绩形成了鲜明对比。
 
在业内人士看来,紫鑫药业这一尴尬,正是其玩概念被打脸的结果。
 
业绩大幅下滑
 
紫鑫药业公告称,营收大幅下滑,主要原因是中成药受政策影响销售减少;人参深加工产品受经济形势影响出口业务减少,同时因处于商业贸易转型零售渠道销售模式过渡期,导致销售减少。今年上半年,公司中成药、人参系列产品收入同比降幅分别为17%、50.7%。
 
与此同时,报告期内,公司经营性现金流不容乐观,净额为-2.9亿元,同比减少193%。紫鑫药业解释称,主要原因是本期销售回款减少、采购支出有所增加及本期支付前收取的经营保证金所致。
 
此外,今年上半年,紫鑫药业的存货仍居高不下,已经达61.2亿元,同比增幅6.4%。其中,林下参价值达43.8亿元。如此大规模的存货,未来是否会出现坏账计提的风险,值得关注。
 
虽然业绩不振,地方政府对紫鑫药业的补助却没停过。今年上半年,该公司收到政府补助1788万元。而在8月份,该公司又三次收到政府补助,分别是柳河县工业和信息化局中小企业发展引导资金拨付的1200万元、2700万元支持资金以及通化医药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财政局拨付的100万元扶持企业发展资金。
 
测序仪量产成“空头支票”
 
紫鑫药业主要从事中成药产业、人参产业。中成药和人参系列产品销售收入占总营收比重超过99%,是绝对的业绩支柱。但紫鑫药业显然不甘于将发展只寄望于中药和人参。
 
紫鑫药业2013年开始涉足基因测序领域。彼时,正值国内基因测序概念炙手可热之际,紫鑫药业发布“关于公司拟与中国科学院北京基因组研究所签订测序仪项目产业转化投资意向书”的公告,股价一路上涨。
 
随后的几年中,紫鑫药业不断更新进展。例如,2014年,其旗下子公司中科紫鑫发布《BIGIS测序仪首批试用单位确定》的公告,遴选出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中国检验检疫科学研究院、中国海洋大学等18家试用单位。
 
2015年8月,中科紫鑫又表示,正在进行BIGIS二代测序仪规模化生产前的相关准备工作,预计2016年年初批量生产。但直到2016年年报发布,也未见任何关于其基因测序仪量产销售的情况。眼见承诺落空,紫鑫药业又称,公司计划争取在2018年进行中小试生产。
 
今年1月14日,紫鑫药业在交易互动平台表示,2018年初公司曾计划将部分基因测序产品以市场化角度进行产品投放。但进入2018年下半年,基因测序行业出现了较大的政策变动、行业变动,2018年在公司基因测序仪相关产品并没有完全做好准备的情况下放缓了发展脚步,2018年年底并没有达到量产预期。
 
在半年报中,该公司依然坚称,高通量DNA测序仪产品,成功解决“读长较短”的关键技术难题。该测序仪拥有自主知识产权,部分技术已达到主流设备技术指标的国产化测序仪,具有高通量、高读长、高精确度等优势。
 
但遗憾的是,涉足基因测序行业已近6年,紫鑫药业视为“发展排头兵”的基因测序仪依然未对公司的业绩做出实质贡献。
 
业内人士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受测序原理等因素的限制,紫鑫药业基因测序仪的研发进程和成本控制,赶不上目前市面测序仪发展速度,可以说是进退两难。
 
除了基因测序,在区块链概念火热的时候,紫鑫药业也没忘插一脚。
 
2018年9月,紫鑫药业公告称,将与链火信息合作促进区块链与大健康领域的科学研究。但随后,紫鑫药业便收到深交所问询,要求其说明合作拟开展业务的具体内容、公司是否具备相应能力。随后,该合作便不了了之。紫鑫药业2018年年报对区块链只字未提。
 
工业大麻前途未卜
 
进入2019年,A股刮起一阵工业大麻风,紫鑫药业奋力追捧。今年1月9日,紫鑫药业公告称,公司旗下全资子公司FytagorasB.V与吉林省农科院签订了《工业大麻合作研究协议》,正式进军工业大麻领域。
 
今年3月,紫鑫药业又发公告称,与吉林农科院、通化市二道江区人民政府共同签署《工业大麻合作项目协议》,探索工业大麻的育种、种植及产品研发。
 
紫鑫药业半年报则称,公司正在将位于荷兰子公司的部分工业大麻种子引进内地,待将种子带回国内后,利用荷兰子公司工业大麻的育种、栽培、生物活性成分研究和化合物提取等方面的技术,计划研发以工业大麻为主要原材料的产品,并为其他企业提供工业大麻作物种植相关的技术服务,尽快推动公司在国内工业大麻领域的产业布局,为公司带来经济效益。
 
但值得注意的是,截至目前,吉林省尚未正式放开工业大麻种植加工。也就是说,紫鑫药业要在吉林省开展工业大麻项目,政策风险尚未解除。此外,其从荷兰引进的工业大麻种子尚未在我国境内开展试验种植,效果如何还是未知数。
 
即便紫鑫药业的工业大麻能如愿顺利落地种植,其应用前景仍存在重重变数。业内人士认为,一方面,CBD(大麻二酚)这一大麻提取物将主要依赖出口,终端在哪里,国内市场容量有多少,还没有确定答案;另一方面,美国FDA对CBD的最终态度如何,联合国麻醉药品委员会何时对CBD的解禁,都将影响到国内工业大麻产业的发展。若工业大麻产业仅停留在前端即种植与提取环节,经营风险极大。
 
此外,更别提工业大麻概念风头正盛之下,纷纷进场的产业资本大手笔布局,已形成激烈的市场竞争态势。可以说,紫鑫药业目前宣称大力发展的工业大麻业务,只不过停留在概念上。
 
而在这份惨淡的半年报中,紫鑫药业仍然不忘蹭热点,提及“基因测序”13处、“工业大麻”多达30处。
上一篇:“冰与火之歌”,未来选股远比选时更重要
下一篇:奔驰车中了邪?没人动方向盘自己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