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出租车司机的“小确幸”

台湾出租车司机的“小确幸”


 
 
  台湾出租车内摆放的百合花令人眼前一亮。
  (图片来自网络)
 
  不少台湾人追求“小确幸”,计程车(台湾对出租车的称呼)司机的话语间也多有流露。60多岁的陈姓司机告诉我,“平时载客人,有人花钱让我们逛街多好。没去过的地方很多,台湾很多地方风景都很好,虽然小,好玩的地方还是蛮多。”
 
  
 
  还有司机把心思花在细微处,将车内空间布置得温馨精巧,让计程车有了家的味道。我曾遇见专职开车30年的郑姓司机,他的车内工作台甚至仪表盘上方都摆满了小玩意,密集物恐惧症患者大概观之心惊,我也一度怀疑如此装饰的驾驶安全。
 
  成排玩具小赛车、玉雕弥勒佛、摇钱树小盆景、美少女公仔、大大小小的塑料玩偶……更绝的是,计价器顶部空间也不浪费,除了俩公仔,竟黏上了一小盆石莲花。
 
  “已经在车里种了一两年了,没有在外面生长得好。通风啊,光照啊,都受影响。”郑伯伯说,车里的小玩意有些是儿子小时候的玩具,拿过来放在这里。现在他已经30多岁,在做生意。
 
  “这样不会有问题吗,会掉下来吗?”我好奇。他淡淡一笑,“都用胶黏住了,没事的。”
 
  我之前只见过有朋友在办公桌上摆满各式手办,种植许多盆多肉植物,已深觉壮观。郑伯伯却是在车里为自己支了一张写字台,从驾驶座的工位看去,有多肉有玩偶,还有儿子成长的记忆。
 
  曾见有计程车内放了百合,一大捧花开得恣意舒展,副驾驶座位车窗竟像画框一样,把花束收在内侧,成为车流中的静物油画。我原本坐在旁边的计程车内闲看街景,擦身而过时吓了一跳,“车里有百合!”我惊呼。留神细看,花放在副驾驶座的位置,车身可见“大爱”字样。听司机介绍,那是名为“大爱无线”的计程车队。
 
  “车队有要求啦,算是给乘客的福利,司机自己也可以欣赏。”司机告诉我,台北有好多家车队。“会拼业绩,服务要好。”而别出心裁地在车内放花,也是提升服务品质和车队形象的方法,令境外游客过目难忘。
 
  计程车内,也时常见到悬挂有清香的玉兰花。在台湾街头,常有阿嬷老翁胸前挂个小篮,里面铺着一串串小小的玉兰花,他们甚至会穿梭在路口等红灯的车流中,寻找潜在的司机买家。有司机感慨老人家讨生活不易,会买下几串,既装点车子,也是助人为善。
 
  台湾有8万多辆计程车,台北占2万多辆。它们透着司机的个人特色或车队的服务追求,成为流动的城市风景。
 
  我偶尔去夜市,请司机帮忙推荐,却发现他们对夜市热情不大,对别的吃食却很上心。吴姓司机六十五六岁的样子,喜欢去热炒店炒两个菜,喝两瓶啤酒,花上五六百元(新台币,下同)。“这个年纪能有胃口就很不错啦。”说起美食神采飞扬,明显有着好胃口的他调侃道。
 
  “台北长安东路快炒一条街,几百样菜,随便点。台湾有说法(闽南谚语),吃饭皇帝大,坐下来好好享受,最好有个伴,聊聊天,就跟下午茶一样,放松心情,慢慢吃。”他一径说下去,“我跟我太太就去东区吃下午茶,399块吃到饱(指自助餐),蛋糕、果汁、咖啡、冰淇淋啊……也不是常吃啊,两三个月吃一次。”
 
  快到站时,吴伯伯主动说起自己祖上是宁波人,父亲是上海人,“桑海宁(上海人)”,他紧接着用上海话饶有兴味地重复了这三个字。他说父亲1948年来到台湾,“我是标准的大陆人”,生在台湾的司机忽然来了一句。“我不经常回大陆去,弟弟妹妹回得比较多。”
 
  标准的大陆人,吴伯伯一本正经的样子让我记忆至今。
上一篇:行摄台湾
下一篇:专家:高度警惕民进党当局密集操弄涉两岸关系“修法”